冉冉風凌

【佐樱/架空向】暗香(一)

挺喜歡這種感覺的。

众弦俱寂:

[一个除妖师助 x 妖怪樱的故事]


[一个当做短篇写却被我无限延长快成中篇的故事]


[能够形容它的词有:不知所云,条理混乱,写手疯了,人物崩了,ooc敲可怕等等]


[能看完的都是真爱请先受我一拜感谢厚爱!]


[引起阅读不适深感抱歉。感谢诸君阅读]



*暗香 (一)



01.



多年之后,宇智波佐助又开始做那个梦了。



梦里他还是少年的模样,他最后一次见到那个女孩也是在多年之后的...

【火影】她离开以后 第二十八章 我回来了

  宇智波佐助陪了今川焰一个月后,离开了。

  他离开时局势已经明朗,今川焰已经洗刷了今川一族的冤屈,也被大名重新启用。

  尽管今川焰依然笑得那样不温不火,但既然他们的约定已经完成了,宇智波佐助跟今川焰告辞了。

  虽然他已经答应了旗木卡卡西会回到木叶,但他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去。

  他想再外面再走一走,不想那么快回去。

  反正就算现在回去也见不到莎拉娜。

  他现在只想逃避,也只能逃避。

  除了逃得远远的,他什么都不能做、也做不到。

宇智波佐助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池接近深绿色的湖水,湖边的树上还有小松鼠跳上跳下,湖面上飘了不少油绿鲜亮的叶片,打着旋碰在一起又被风吹开...

最喜歡評論了

蘋果瑜:

qaq同求评论!!

腦內增殖:

看我,真挚的眼神x

赤毛池:

中国的辣条,世界的美食:

唉我不可能的啦【摊手】

dark bell:

没错!!给评论比较多的小天使们很多都眼熟!求你们评论!!!打滚求!

一杯茶多放糖:

对的,就是这样!所以!给我评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很多很多的评论!!!

大漠孤烟:

没错啊就是这样!

麦子:

是这样的hhh 基本能记住给过评论的小伙伴! 
打开LOFTER 看见评论那一栏有消息提醒又兴奋又激动又好奇hhh
会超期待别人读完想法是什么 会不会get到我的点之类的

 特别最近写的论坛体 会很想知道我的笑点能不能戳中别人的笑点2333   

A_BINGGGGGG:

   
    

没错!!虽然不能保证评论每条都回,但是我都有看!!爱你们!!😝

    
    

宵旬:

    
     

是这样的

     
    
    
   
  
 

[火影]她离开以后 第二十七章 师傅

  阳光从紫色的纱质窗帘中透了进来,照到了躺在床上的女人身上,莹白的肌肤上好像有微光流转。


  女人翻过了身,一双大长腿夹住了半身大的枕头,一头金发散在白色的枕头上,像是金色的丝线,闪亮亮的。


  女人咕哝几声,坐起身来,「啊……昨天喝得太多了,头好痛……」


  纲手下了床,她一手扶额另只手摸过了床边的外套披上。


  去浴室洗了个澡,把浑身酒气洗掉之后,纲手觉得自己清爽多也清醒多了。


  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擦干了头发。


  叮一声,门铃响了起来。


  谁会在这种时候来找她?


  纲手把擦头发的毛巾随手一丢,跨过几件被她脱下来之后丢在了地上的衣物...

[火影]她离开以后 第二十六章 路上小心

  「我明白。」森平喜颔首。

  当时他帮过今川一族说情,但反而被大名不待见许久,而且说情的成效也很小。

  如果焰恨他,也是应该的。

  「你需要我的帮忙吗?」森平喜正了正坐姿,一脸认真的看着今川焰。

  「不,平喜叔叔多虑了,我不需要您的帮助。」今川焰半垂着眼帘,放在膝上的手逐渐握成了拳。

  事到如今,你的帮助又有什么意义吗?

  既然我会回来,我就有万全的把握。

  「我会靠自己,洗清家父的冤屈。」今川焰蓦然抬起头,眼神坚定且决绝。

  「我明白了。」森平喜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森平喜刚出了房间几秒,一个少女就匆匆跑了进来,在今川焰面前站定,一抬头便红了眼眶,「焰...

【佐樱】她离开以后 番外─幸福吗?

  房间裡一片漆黑,还有些冷。


  躺在床上的宇智波佐助睁开了眼,房间裡面还是黑漆漆的,窗帘也没透出一点光,看来还是深夜。


  他阖上了眼,再度睡去。


  宇智波佐助又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背对着他的春野樱轻轻颤抖着身子。


  宇智波佐助坐起身,伸出了仅剩的右手握住了春野樱的小腿,轻轻揉捏着,最后他扳着春野樱的脚,总算是让她的抽筋停了下来。


  「佐助君……对不起,吵醒你了。」春野樱可能也是刚醒没多久,声音比起平时细软得多。


  宇智波佐助躺了下来,手横过她的身体,身体也紧贴着她。


  宇智波佐助抱着春野樱再度睡去。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宇智...

腦洞呦,要爆炸了。

HANA✿:

專心談戀愛不要工作

[火影]她离开以后 第二十五章 今川焰

  青草绵延不尽,阳光点点撒在油绿的青草和粉嫩的花朵上,天空裡几片云朵慢慢飘过,喧嚣的知了声为这片景色添上了背景音乐。


  宇智波佐助踏在油绿的青草上,和佐藤焰并肩而行。


  「宇智波君喜欢吃甜食吗?我们等一下进了茶之国就可以休息了,我知道几家不错的甜食店喔。」佐藤焰歛着笑,看着周遭的景色,嘴角的弧度又上扬了几分。


  「不喜欢甜食。还有,直到现在你都不打算告诉我吗?」宇智波佐助动了动唇,眼睛直视前方,视线边缘裡那张精緻的脸收敛了笑容。


  俩人的气氛蓦然僵硬起来。


  「我先告诉你我的旧姓吧……今川,我的真名叫做今川焰,我的父亲叫做今川燃,是茶之国上一任的纳言。...

[火影]她离开以后 第二十四章 久违

  木叶与京城的距离并不远,宇智波佐助在天亮之前就到了京城,他拨了拨自己的头髮,让一绺头髮遮住他的轮迴眼。


  京城与木叶不同,或许是因为就在大名脚下也说不定,虽然也是繁荣,但与木叶的那种纯朴还是有不少差别。


  宇智波佐助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有些人会因为他的独臂而多看他几眼,但大部分的人们都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他在一家小小的店吃了早餐,随后向人问了佐藤氏开的首饰店。


  佐藤焰开的首饰店在京城一个还算安静的区域。


  宇智波佐助走到了首饰店,首饰店的装潢并不算多豪华,但胜在其清新雅致,也吸引了不少上层人士中的女眷前来。


  宇智波佐助走进店裡,...

  已是暮秋,太陽下山的時間比夏日快上不少,才剛剛五點就能看見太陽緩慢地變成了橙紅色往下沉,天空中的雲朵都變成了淡粉色,就像是棉花糖一般既夢幻又可愛。

  今天是十月三十一日,萬聖節。

  幼稚園今天辦了活動,在晚上六點後舉行,必須吃完晚飯才能去,而且因為活動在晚上,也為了給家長準備的時間,今天幼稚園提早了兩個小時放學。

  幼稚園的老師們要帶著孩子們沿街去要糖果,最後再到公園去和家長會合。

  宋曉小姑娘拉了個矮凳子,站在矮凳上看著窗外粉紅色的、大片大片的雲朵笑開了花。

  等一下就可以跟墨墨一起去要好多好多糖果了!

  「曉曉!來換衣服了!」宋媽媽拿著早就準備好的衣服站在起居室喊。

  「喔!」宋曉下了矮凳子,踩著室內拖鞋啪哒啪哒地跑向宋媽媽。

  宋媽媽給宋曉準備了一套白雪公主的衣服,不知道是哪裡買來的,質料柔軟又舒服。

  藍色的上衣搭上黃色的及膝裙,一條紅色的緞帶繫在腰間打成一個大大的蝴蝶結,俏皮又可愛。

  宋媽媽又給宋曉繫上了一件藍色的小披風,長度不長,只到宋曉的大腿而已。

  「媽媽!還有一條帶子!」宋曉姑娘接過自家媽媽遞來的、不織布做成的南瓜小包包,想起了還有一條帶子掛在旁邊,之前試衣服的時候帶子要綁頭上的!

  「喔!對喔!」宋媽媽抓起了另一條紅色的緞帶,給宋曉綁到頭髮上。

  換好了服裝的小姑娘看上去更加可愛了,就像小公主一樣可愛。

  「好啦!我們出去給爸爸看我們家曉曉有多可愛吧!」宋媽媽彎著腰雙手搭著宋曉的肩,母女倆一起走到了廚房的餐桌邊。

  剛從公司回到家不久的宋爸爸還在吃飯,看到一起向他走來的母女倆,一雙眼睛笑成了彎彎月牙,他放下了碗筷,轉個身對著可愛的女兒張開了雙臂:「是誰家的小姑娘這麼可愛呀!來給爸爸抱抱!」

  宋曉也彎起了雙眼,向著親愛的爸爸飛撲過去,宋曉被宋爸爸抱起來轉了一圈。

  宋曉發出了小小的尖叫聲,看起來開心得很。

  「欸!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別這樣!快把曉曉放下來!」宋媽媽皺了皺眉頭,制止了父女倆有些過於興奮的舉動。

  「是!是!」宋爸爸笑得無奈,依照了老婆大人的命令把可愛的女兒放到了地上。

  「爸爸我們可以出門了嗎!」宋曉本來就處在躁動狀態,跟宋爸爸玩了一回之後,又更興奮了。

  「還不行喔!等爸爸吃完飯好嗎?」宋爸爸想伸手去揉女兒的頭,卻又在注意到她頭上的緞帶的下一秒收回了手。

  「曉曉你先去看電視,爸爸馬上就好囉!」宋媽媽彎下腰對著女兒微笑,順便拋給了自家老公一個「算你識相」的眼神。

  宋爸爸坐回了餐桌邊繼續吃飯,拿起筷子之前還對老婆拋去了一個討好的笑容。

  宋曉姑娘乖乖地坐在沙發上看卡通,托著腮專注地看著卡通的模樣讓宋媽媽有些想笑。

  宋爸爸很快地吃完了晚餐,他把碗筷收到了洗碗槽,「好了!我們出發吧!」

  「ya!」宋曉從沙發上跳了下來,抓著南瓜小包包加大了步伐跑到玄關處換上運動鞋,跟著爸爸媽媽到了車庫,坐上安全座椅。

  宋媽媽給宋曉繫好了安全帶之後,宋氏一家就出發了。

  等宋氏一家到公園之後才發現大部分的家長和孩子們都已經就定位了。

  宋曉被爸媽帶著到了老師那,幼稚園一個班不過十來個孩子,整個幼稚園加起來不過四五十個孩子。

  各班老師集合了自己班的小朋友,在六點半的時候準時出發了。

  家長可以在幼稚園準備的休息區休息,不過宋爸爸宋媽媽決定要在公園裡散個步,難得夫妻兩人能夠單獨相處,自然是要好好把握了。

  老師讓小朋友們手牽著手,而宋曉姑娘牽著的是和她一起長大的竹馬──秦墨珩,墨墨小朋友。

  秦墨珩小朋友今天穿了一身黑,除了手上拿著的、和宋曉類似的南瓜包包是橘色的,其他都是黑漆漆一片。

  黑色的襯衫短褲配上黑色的披風,鞋子當然也是黑色的。一身的黑不溜啾讓宋曉姑娘皺了皺眉,全部都是黑色的,好難看呀!

  「墨墨你怎麼全身都黑黑的,好難看呀!」宋曉眨了眨眼,看著秦墨珩滿臉疑惑。

  宋曉的話讓秦墨珩不是很高興,他哼哼了一聲然後說道:「我可是吸血鬼!吸血鬼當然要穿黑的呀!」

  「是這樣的嗎?」宋曉歪了歪頭,表情呆萌呆萌的。

  一群小朋友手牽著手在大街上走的模樣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有不少人甚至直接拿出手機拍了起來。

  宋曉姑娘只是對著拍照的人傻笑,卻引來了秦墨珩的臭臉,「不要那樣笑,看起來很笨欸。」

  「可是我媽媽說要笑口常開才可愛啊!」宋曉笑咪咪地看向了秦墨珩,絲毫不瞭解他為甚麼要臭臉。

  笑口常開的人才不會是笨蛋呢,她才不跟墨墨計較!

  「好囉!小朋友們!我們到了喔!」老師轉過身,讓他們班上的小朋友圍了過去。  

  映在孩子們眼中的是一家書店,書店的老闆是個老爺爺,他笑呵呵地看著一大群孩子,「你們好呀!小朋友們!」

  「來!老師數到三,大家一起說,『老闆好』喔!」老師笑著數到了三,小朋友們一起大聲向老闆問了好。

  然後就熱鬧起來了,小朋友們參差不齊地喊著不給糖就搗蛋。

  老師讓他們排隊領糖果,老爺爺給他們一人抓了一把糖果,每個孩子臉上的表情都是滿足。

  宋曉小心翼翼地將手裡的糖果放進南瓜包包,秦墨珩也把糖果塞進了南瓜包裡,雖然他沒有笑,但還是能感覺得到他的快樂。

  哪裡有小孩會不愛吃糖呢?

  第二站他們到了警察局去,三個警察叔叔就站在門口一人抱著一桶糖果,一桶水果軟糖、一桶巧克力,還有一桶太妃糖。

  透明的罐子裝著包裝鮮豔的糖果,讓孩子們光看就要流口水。

  孩子們一開始還有些畏縮,畢竟警察叔叔一直都是家裡大人拿來嚇小孩的人物,但看著那三桶糖果,一群孩子們最終還是圍在了警察叔叔旁邊要糖吃。

  三個警察叔叔笑著給大家發了糖果,宋曉把糖果裝進南瓜包裡之後,在包裡面發現了一個糖果戒指。

  「哇!墨墨你看!好漂亮啊!」宋曉發出的聲音不小,引來了整個班小朋友的圍觀,墨墨小朋友也盯著那個糖果戒指看。

  老師發現自己班的小朋友們在居然在路上停下了腳步還圍成了一個圓圈圈,不由得嚇了一大跳。還好這裡沒有車子……園長堅持讓他們走人行道真是太對了!

  「小朋友們!你們怎麼可以在路上停下來呢!這樣很危險的呦!」老師故作生氣的走向孩子們,孩子在老師到達之前又趕緊恢復成了原來的隊形。

  老師這才發現,原來剛才被圍在中間的是宋曉姑娘。

  看到了小姑娘手上的糖果戒指,老師柔軟了神色笑出聲,「曉曉好幸運喔!這個糖果戒指只有一個喔!沒想到是被曉曉妳拿到了呢!」

  老師輕輕拍了拍宋曉的頭,又重新走回到隊伍前方,繼續帶孩子們前往下一站。

  在前往最後一站的時候,秦墨珩的目光始終都放在宋曉手中的糖果戒指上面。

  他也好想要喔……

  宋曉倒是完全沒發現自家竹馬的目光,只是一邊拿著糖果戒指一邊傻笑。

  「欸!曉曉!那個戒指給我吧!」秦墨珩向宋曉說道。

  「咦?可是……」可是她也想要這個戒指呀……

  「我用其他糖果跟妳換!」墨墨小朋友看見青梅糾結的神色卻絲毫不打算放棄。

  秦墨珩硬是搶過了糖果戒指,然後從自己的南瓜包裡面抓出一把糖果塞給了宋曉。

  「我、我不要啦!」被自家竹馬略為霸道的對待的宋曉姑娘委屈得哭了出來。

  哭聲之響亮讓老師趕快又衝了過來,幾個小女生給宋曉遞了面紙和手帕,本來漂漂亮亮的小公主哭得唏哩嘩啦的,讓人心疼。

  「發生甚麼事了!」老師皺眉說道,看著剛才還在宋曉手中的糖果戒指已經被秦墨珩握在了手裡,就知道大概發生了甚麼事。

  「墨珩!」老師擺出了嚴肅的表情讓秦墨珩有些害怕,他縮了縮肩膀然後垂下了腦袋。

  「你是不是搶了曉曉的糖果?」老師蹲下身,孩子們以他們為中心又圍成了一圈。

  「這是……我、我跟曉曉交換的。」秦墨珩垂著頭,支支吾吾地說道。

  「如果曉曉願意跟你交換,她怎麼會哭呢?」老師用手搭著秦墨珩的肩,柔聲說道。

  「把糖果還給曉曉,記得跟她說對不起喔,墨墨是個乖孩子不是嗎?」

  秦墨珩看向終於停下哭泣、正紅著眼眶看他的宋曉,他癟了癟嘴,用手背抹了抹眼淚,把糖果戒指還給了宋曉。

  「對不起。」秦墨珩還在揉眼睛,這下可好,這對青梅竹馬一起哭成了紅通通的兔子眼睛。

  「沒、沒關係。」宋曉抽了抽鼻子,接過了糖果戒指,然後又對著秦墨珩笑了。

  老師微笑著拍了拍兩個孩子的肩膀,又走回了隊伍前方。

  他們這個班的隊伍遠遠落後了其他班級,因為剛才發生的小小事件。

  老師嘆了一口氣:「真是沒辦法呢。」雖然是無奈的語氣,但老師的嘴角依然帶著笑。

  第三站是速食餐廳,店長早就站在店門口等著他們了,店長是個約莫三十多歲的女人,帶著眼鏡、略為豐腴,看起來挺精明的樣子。

  店長抱著一大罐顏色繽紛的果凍,看起來甚麼口味都有的樣子。

  小朋友們心滿意足的領到了果凍後,就被老師帶著往公園的方向走了。

  考量到幼稚園孩子的體力,一個小時的活動是最剛好的。

  宋曉姑娘的披風鬆開了,她還沒學會綁蝴蝶結,只能抓著繩子嘟著嘴不知道該怎麼辦。

  「墨墨!怎麼辦呀!」宋曉晃了晃牽著秦墨珩的手,秦墨珩看了看自家青梅,眼神有些不屑。

  哼,連披風都不會綁。

  「過來。」墨墨小朋友放開了青梅的手,抓住了她披風的繩子給她綁了個漂亮的蝴蝶結。

  「哇!墨墨好棒呀!」宋曉姑娘高興地彎起了眼睛笑了,頰邊的梨渦可愛得不得了。

  秦墨珩仰起頭哼哼了一聲。當然!他可是最厲害的!

  活動進行了大約一個多小時的時候,孩子們終於在老師的帶領之下回到了公園,孩子們一邊笑著一邊各自跑向了家長。

  宋曉興奮過了頭,還沒放開秦墨珩的手就往家長休息區跑了過去。

  「欸!別拉著──」秦墨珩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就和他的小青梅在地上摔成了一團。

  宋曉的右膝蓋蹭破了皮,糖果灑了一地,南瓜包包也弄髒了。

  她有些懵地看了看四周,然後癟了癟嘴大哭出聲。

  小朋友和家長們看到兩個孩子摔了跤,也趕緊圍過去幫忙扶兩個孩子起來。

  宋氏夫妻走回家長休息區的時候,就看見大人孩子圍成了一圈,還聽到了自家可愛女兒的哭聲。

  宋氏夫妻著急地擠進人群中,就看見撒了滿地的糖果和哭成了小花貓一樣的女兒。

  宋媽媽心疼地拍了拍女兒的背,「曉曉乖喔,不哭,哪裡痛跟媽媽說喔。」

  周遭的人看著孩子的家長來了,也就散了開來。

  秦墨珩的小腿也蹭破了皮,傷口看起來比宋曉還要嚴重,但他只是皺眉又扁嘴好幾次,把眼淚逼了回去之後才站起來。

  秦墨珩的糖果沒撒,南瓜包也還掛在他手上,一點都沒髒。

  看著哭得唏哩嘩啦的宋曉,他從南瓜包裡面撈出了一把巧克力。曉曉最喜歡巧克力了。

  他緩慢的走向宋氏一家,向著宋曉伸出了手,「曉曉,別哭了,你哭了好醜。」他反手向上,手上是幾顆巧克力糖。

  宋爸爸聽到墨墨小朋友說的話,差點沒衝過去打他。我家女兒一點都不醜!我家女兒哪裡都可愛!

  「嗚……墨墨……」宋曉用手背抹了抹眼淚,眼睛更加紅腫了。

  她伸手拿過了巧克力糖,眼淚還沒停,但她卻又咧開嘴笑了。

  「謝謝你。」宋曉又哭又笑的樣子有些好笑,秦墨珩撇開了頭沒去看她。

  宋媽媽宋爸爸給宋曉撿回了所有撒了的糖,看著女兒破涕為笑,他們也是鬆了一口氣。

  秦墨珩拍了拍身上蹭上的灰,宋氏一家三口都盯著他看,「墨墨,你爸爸媽媽有來嗎?要不要我們順便送你回去?」

  反正都在同一個社區,不會花多少時間的。

  秦墨珩抬頭,一雙大眼睛看向了宋媽媽,「謝謝阿姨,不過我爸爸媽媽在休息區等我。」

  「那麼我們先回家囉!來,曉曉跟墨墨說再見。」宋媽媽彎下腰搭著女兒的肩膀,輕聲說道。

  「墨墨再見!」宋曉揚起了大大的笑臉向秦墨珩道別,秦墨珩也朝宋曉揮了揮手,然後走向了家長休息區。

  宋氏一家往停車場走,宋曉姑娘被宋爸爸抱在懷裡,小腦袋一點一點的打著瞌睡。

  「回去還得給曉曉上藥呢,不過墨墨還真勇敢,那個傷口比我們家曉曉嚴重多了,卻沒有哭呢。」

  「哼,小男生哪裡知道痛呢。」宋爸爸不是很開心,那個小鬼跟他們家女兒走得太近了!

  「哎呀,說不定以後曉曉會喜歡上墨墨呢,青梅竹馬、多好啊!」宋媽媽手上提著宋曉的南瓜包,一臉愉悅地說道。

  「想都別想!」宋爸爸雖然放輕了聲音,但臉上的表情倒是十足十的猙獰。

  宋媽媽挑了挑眉看向自家老公。要是感情真的來了,你這個爸爸怎麼說都是沒有用的吧。

  滿天星斗燦爛,銀白月輝灑在了他們回家的道路上,熱鬧的一天終於要結束了。

  【完】

关于我

灣家人,高二生。
寫火影。
打算也朝银魂下手。
缺钱缺人爱。
喜欢文的话麻烦给我留言,我会记得妳的。
© 冉冉風凌 | Powered by LOFTER